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还要钱不要?

  发布时间:2018-04-28 15:53:44


天热起来了,去给上高一的女儿送单衣。听到我的叫声,孩子惊喜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冲出教室,高兴地接过了装衣服的袋子。

因为马上要上课,说了几句话后女儿就要回教室去,我习惯性地问她:“还要钱不要?”她说:“不要了,够花了。”说完对我一笑就进去了。

看到这种场景,忽然好像穿越了一样,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的我刚好也是十六岁,也是在上高中。学校在上店街,离家有十几里路。每到星期天离家时,父母总要蒸一笼馍或者烙一些烙馍,装上一瓶个人腌制的当季菜,拾掇一大提兜背着。蒸馍烙馍的面基本上是“一遍成”的全麦面加上玉米面、红薯面——这是一周的主食;菜无外乎萝卜丝、白菜丝、芥菜丝,拌点辣椒粉撒上食盐味精再淋上一些香油——这是下饭的“就吃”。还有,母亲还要打开她的旧手电筒,掏出一些分分毛毛的钢镚纸币,给我一周需要的零花钱。一切都准备好了,走出家门了,往往父亲或者母亲又跟出来,问“还要钱不要?”我摆手作别:“不要了,够花了。”

其实那时候家里真的贫,每一分钱都是精打细算地花,但是父母在我求学的花销上从来不扣求。现在想来,他们追出来问的这句话,不是客套话,表露出来的情感也是最淳朴真挚的。有几回,母亲撵出来,又给了几毛钱,说馋了就去吃个脂油火烧,我也羞羞答答地接过了这预算之外的惊喜。那一周,真的会在馋虫肆虐的时候去买个脂油火烧,一小块一小块地扣着吃,肉香葱花香缠绕味蕾,幸福感满足感充盈心间。

有一次晌午下课时,父亲来到学校,说是来上店街赶会,顺便来看看。可我知道这个顺便是早做准备了。父亲给我带来的有三个煮熟的鹅蛋,有一瓶带有肉渣的炒干萝卜丝,有几个刚刚有甜味的桃子,还有几个烙馍。父亲问了几句学习情况,就说:“行,好好学习,不要想家, 我走了。”走了几步,他又回过头,问:“还要钱不要?”我说:“不要了,够花了” 他说:“吃饱饭,不用对证(汝阳土话,大概意思就是过于凑合)。”后来我才知道,那次他从学校出去后,又办了点别的事,到家已经下午三点,没有在集上吃有一口饭,喝一口水。

    现在,家里条件好起来了,孩子上高中后住校,每次去学时都会给她足够半月花销的费用,而我也会不经意地在她走的时候问一句“还要钱不要。”这种不经意,或许就是最本质的亲情传递:尽我所能,给你最好,无关贫穷与富足!

责任编辑:张翼鹏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ry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