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汝阳县农村信用社与孙巧玲等借款合同纠纷案

——商业银行关系人为实际用款人的金融借款合同效力认定

发布时间:2013-12-17 14:39:56


关键词  借款合同  银行关系人  效力认定  民事  

裁判要点

1、《商业银行法》第40条规定是为了防止发放人情贷款,属于对规范商业银行管理的管理性规范,不是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不应作为认定民事合同无效的依据。

2、商业银行和名义借款人均不具有形成借贷关系的意思,订立借款合同并将借款交由银行关系人实际使用,借款合同依法未成立。

相关法条

《商业银行法》第40条合同法》第44

案件索引

一审:(2011)汝民初字第165号

基本案情

原告汝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诉称:2009年7月15日,被告孙巧玲由被告李咏梅、胡志强、程国占、周院卫担保,在原告的柏树信用社贷款20万元,双方约定:限期1年,月利率8.85‰,逾期罚息按合同利率上浮50%。该借款到期后,原告多次催收,五被告至今未还本付息。请求判令五被告连带偿还贷款本金20万元并支付利息(利息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

被告孙巧玲辩称:其贷款申请的是10万元,因柏树信用社时任主任李小刚提出他需要10万元,让手续办理成20万元,各用10万元,各封各的息;款贷出后,孙巧玲及时给李小刚了10万元。现原告要求全额清偿,因李小刚用的10万元孙巧玲无法清偿,孙巧玲只答应偿还其所用的10万元及约定的期限内利息。

被告李咏梅、胡志强、程国占、周院卫未提交答辩意见。

经审理查明:被告孙巧玲,涉案人孙新光、孙新峰系兄妹关系。2008年夏,孙新峰应其兄孙新光的帮忙贷款之托,找到原告下设的柏树信用社时任主任李小刚,申请贷款10万元,李小刚以自己也要用款为由,指使贷款手续办成20万元,各用10万元,各封各的息。同年8月4日办理贷款手续时因户籍问题,孙新峰让其妹孙巧玲到场作贷款人,孙新峰、李小刚分别让被告李咏梅、胡志强与被告程国占、周院卫到场作连带担保人,该四被告到场签字后,经李小刚审批和授意发放了20万元贷款。款贷出后,被告孙巧玲给李小刚汇款10万元。2009年8月4日,贷款到期,孙巧玲、李小刚各自清结了各自所用10万元贷款的利息,同日经李小刚授意,该相关人员又以原贷款中各自相应身份办理了延展1年期手续(本金20万元,月利率8.85‰,逾期罚息按合同利率上浮50%,期限至2010年8月4日延展期满后原告经多次讨要未果。

另查明:本案放贷涉及李小刚部分的事实刑事诉讼已作出判决,相关事实已被本院(2011)汝刑初字第74号刑事判决书所确认;李小刚使用该笔贷款中的10万元至今仍未归还,李小刚于2011年8月1日已被本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裁判结果

汝阳县人民法院于2012年8月20日依法作出(2011)汝民初字第165号民事判决:一、被告孙巧玲归还原告汝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借款本金人民币10万元,并按约定利率8.85‰支付2009年8月4日至2010年8月4日的期限内利息,按月利率13.275‰支付2010年8月5日至实际清偿之日的逾期罚息;二、被告李咏梅、胡志强、程占国、周院卫对上述第一款孙巧玲应承担的归还、支付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原告汝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其它诉讼请求。

宣判后,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裁判理由

汝阳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商业银行不得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违反该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本案金融借款的经办人虚构部分事实,原、被告的借款合同,其中李小刚使用部分(10万元)的借款与出借,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行为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该相应部分约定无效;孙巧玲使用部分(10万元)的借款与出借,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该部分的约定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亦无效。原、被告的担保合同,涉及主合同无效部分的约定亦无效,其余部分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

生效的合同当事人应当履行,原、被告的合同期限已满,被告孙巧玲没有依其生效合同还本付息,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原告主张被告孙巧玲归还其本金10万元并按月利率8.85‰支付期限内利息,月利率13.275‰支付逾期罚息,本院应予支持;因被告孙巧玲没有履行合同义务,原告主张,被告李咏梅、胡志强、程国占、周院卫对被告孙巧玲前述应承担的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院应支持。原告的其它主张,因其合同相应部分无效,本院无法支持,原告可通过其它途径另行主张权利。

案例注释

本案原、被告借款合同约定的贷款金额为20万元,但该20万元的名义借款人孙巧玲并未实际使用,其中10万元由其兄孙新光使用,另10万元由放贷单位柏树信用社主任李小刚使用。而名义借款人与实际借款人不一致的情况,作为出借方的原告是明知的。借款合同的效力认定,是正确处理本案纠纷的关键。

关于孙新光实际使用的10万元部分的合同效力。由于被告孙巧玲对归还由其兄孙新光使用的10万元无异议,而该10万元借款人与实际使用人不一致的情形担保人和债权人均明知且无异议,并且合同也不存在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形,应当认定相应部分的借款合同和担保行为均为有效。对此,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

关于李小刚实际使用的10万元部分的合同效力,有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商业银行法》第40条规定“商业银行不得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向关系人发放担保贷款的条件不得优于其他借款人同类贷款的条件。”李小刚作为信用社主任,属“关系人”,由其实际使用贷款,违反了法律禁止性规定,合同无效,相应的保证合同亦无效。第二种意见认为,《商业银行法》第40条规定是为了防止发放人情贷款,属于对规范商业银行管理的管理性规范,不是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不应作为认定民事合同无效的依据。本案借款人孙巧玲没有向原告借该10万元的意思,而原告也没有向孙巧玲出借该10万元的意思,并且原告孙巧玲实际上也没有得到该10万元借款,应认定该10万元的合同未成立。本案生效判决采用了第一种意见。笔者认为本案的判决结果并无不当,但判案理由值得商榷,可能采用第二种意见会更具有说服力,理由如下:

首先,原、被告双方没有就该10万元形成借贷法律关系的意思。在合同磋商阶段,实际用款人提出的贷款金额为10万元,李小刚为了规避“不得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的法律规定,提出让借款人多贷10万元归其使用。李小刚作为实际用款人同时也是出借方的订约代表与借款人约定,各自承担10万元的还本付息责任。事实足以说明,不论是出借方柏树信用社,还是借款人孙巧玲和实际用款人孙新光,都没有就李小刚实际使用的10万元形成借贷法律关系的意思。合同因双方意思表示一致而成立,而本案合同双方的真实意思是就孙新光实际使用的10万元成立借贷法律关系,而对李小刚实际使用的10万元,合同双方均无成立借贷关系的意思,当然不能成立借款合同关系。

其次,挪用资金罪的判决已经否定了借贷关系存在的可能。该10万元由孙巧玲从柏树信用社贷出,直接交与李小刚使用。从法律关系的角度看,孙巧玲和李小刚与信用社可能形成不同的法律关系。法院生效判决已经认定,李小刚使用该笔贷款中的10万元未还,已构成挪用资金罪。从该认定不难看出,法院生效裁判已认定李小刚作为资金挪用人,就该10万元承担归还义务,李小刚与原告之间形成挪用资金法律关系。既然该10万元系李小刚挪用,也就当然排除了孙巧玲借贷的可能,所以,孙巧玲与信用社之间的借贷法律关系不成立。

最后,如果认定该部分合同无效,孙巧玲的还款责任并不能免除。根据合同法原理,合同无效的法律后果是恢复原状,并由过错方赔偿损失。如果按合同无效处理,则孙巧玲应按合同约定返还该10万元本金,而利息损失则由其与信用社根据过错分担,案件可能出现的后果是,孙巧玲返还该10万元,之后向李小刚追索。这样将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所产生的执行不能风险转嫁到处于弱势地位的借款人,显然不符合法律的公平正义价值取向。本案以该部分合同无效为由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但对合同被认定为无效的法律后果把握不准确,致使判决结果与合同无效后果的法律规定不一致。如果以该部分合同不成立为裁判理由,则可以避免这一矛盾。

(一审合议庭成员:李建华、袁留站、段志峰

案例编写人:汝阳县人民法院  李刚强)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ry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