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简介 -> 法官风采

老兵的情怀

——记退伍军人、河南省汝阳县法院上店法庭书记员孙红祥

  发布时间:2012-10-26 16:16:52


      他,曾是一名副营职干部。18年戎马生涯战功显赫,参加战斗一次,荣立三等功两次,所在营嘉奖一次。

他,一名基层法庭书记员。13年从事法庭繁琐复杂的工作,没有任何抱怨,却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骄人的成绩。

他就是孙红祥,今年49岁。1999年转业至汝阳县人民法院,被派至县法院所辖的上店法庭,兢兢业业,默默无闻,这一干就是13年。他是一名优秀的书记员,日常工作中,经常帮助审判人员做调解工作,13年来,他参与办理的调解案件,调撤率年年位居全体干警的前列,孙红祥同志因此荣膺“个人三等功”等荣誉。

铁血战士  戎马军旅

18年的军旅生涯,是孙红祥生命中不可忘却的记忆。

198110月入伍服役的孙红祥,于1984年毕业于长沙炮兵学院(原长沙炮校),1992年到河北炮兵学院进修。刚入伍那会,由于国际及我国周边形势动荡,战争对于孙红祥来说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在军队的18年里,孙红祥从一名普通的战士到排长、副连长、政治指导员、政治处干事、司政协理员,再到后来的后勤处副处长、副营职教导员。孙红祥付出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有首歌中这样唱道。对于在军队生活了18年的老兵来说,军队就是他的第二个“家”,孙红祥总是在工作之余,常常一个人怀念当年的军旅生活。

在一次与孙红祥的聊天中,孙红祥说起了入伍后的那场战斗,上世纪70 年代末,对于中国来说是多事之秋,国内、国际形势严峻,经历了1979年越南自卫反击战之后的西南边境更是骚乱不堪,中越边境局势更是紧张,战争一触即发。19847月,孙红祥所在的部队离开驻地向云南边境进发参加云南老山战斗,沿途300多公里,经过两天一夜的紧急行军,终于到达作战司令部规定的区域。

由于战事吃紧,战争形势严峻,再加上战场条件艰苦,生存环境恶劣,在参战的半年多时间里,身为副连长的孙红祥及其所在部队的战士们,要经常蹲在猫儿洞(类似于地道)里边,环境潮湿寒冷,还要经常闻着阵地上令人恶心的腐烂尸体散发的味道,每天吃着坚硬而又无味的压缩饼干,无油无盐的野菜,南亚热带的丛林环境,阴雨连绵不断,身体一贯强壮的孙红祥经受着生存环境的折磨。同时,每天还要面临着十几个特工组的活动及敌人炮火的封锁,从指挥战斗的首长到作战的战士,每个人时刻都在生与死的战争中经受考验。每天的战报中也有战友受伤或者牺牲的消息传来,每当这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沉静,一样的悲哀。

由于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孙红祥所在的部队受到了上级的表彰,孙红祥也受到了所在营的嘉奖,并被破格提拔为政治指导员。交谈中,孙红祥眼神坚毅,透露出对军队生活的深深怀念。

坚守本色  从头再来

1999年,孙红祥转业了。他带着战功的荣誉和战场英雄的光环,带着战友和首长的不舍离开了部队,离开了他刻骨铭心、无限留念的军营。18年的军营生活,让孙红祥从一名战士成为一名副营职干部,也让孙红祥养成了工作中一丝不苟的习惯,铸就了他坚强的性格和对群众热爱的品质。

 “什么时候可以上班?”办理完入职手续,当法院人事部门工作人员问他还有什么要求时,孙红祥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就这样孙红祥离开了军队,被分派到汝阳县法院所辖的上店法庭,一个背包,一个手提包,便是他所有的行李。

隔行如隔山。新的岗位要求精通法律知识,而对于他这个学炮兵指挥专业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片空白。为了更快、更好地适应基层法庭的工作,孙红祥开始了新的挑战——以最短的时间熟悉业务涉及的所有知识。孙红祥自费购买了法律专业所需要的法律课本,从此,上班之余,周末假日,都成为了他加班加点学习法律知识的时间,图书阅览室里也常常有他的身影出现。而且老孙经常是为了学习而忘记了吃饭,有时候为了一个知识点常常熬到深夜。对于在自身学习中遇到的难点、疑点问题,孙红祥也总是虚心的向身边的人请教学习,同时孙红祥多次积极要求参加法院系统组织的各种学习培训班,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

由于常年的部队生活,孙红祥的身体落下了一些病根,胃疼、关节炎等常人认为已是大病,但在他看来却家常便饭。有一次,正在参加培训课的他突然胃疼的难受,面对着紧张的功课,只是服用了些简单的胃药,坚持听课。课程结束后,孙红祥到医院去住院,一个熟识的医生训斥他说:“没见过你这样的人,胃病都成这样了,才来住院,你的身体是铁打的?”他憨厚的笑了笑。

由于孙红祥没有取得法律职业资格,根据法律规定不能独立办理案件,只能做一名书记员。从副营职干部到书记员,这就是天壤之别。熟悉孙红祥的人,都说他傻,放弃人人羡慕的军官不做,宁愿到地方做一名普通的基层法庭书记员,但是孙红祥却总是以笑面对:“活总是要有人干的,大家要是都去享福,就没有人干活了。”

虽然书记员的工作繁琐而无味,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些案件的诉前调解、庭审记录、卷宗装订,等等,但是孙红祥却兢兢业业,工作做得不亦乐乎。通过不懈的努力,孙红祥很快从一个“门外汉”转型成了一个“行家”,又从“行家”成了一名优秀工作者。

剑胆琴心  奉献基层

因为他在法庭中年龄最大,且为人和蔼、实在,无论是法庭的法官,周边的邻居,还是来法庭办事的当事人,都亲切的称呼他为“老孙”,以表示对他的尊重和热爱。

善良的心是最好的法律。在孙红祥的办公室里,每天都有来调解案件的当事人,孙红祥从不摆出法官的架式,而总是很热情的接待他们,平和的与当事人进行沟通交流。

“孙红祥就像个农民,从不摆出法官的架式,对待我们总是很和气,我们都愿意找他办事,老孙办事,我们放心。”这是当事人对孙红祥的评价。

“一个法官一生中可能会审理几千个案子,但很多案件当事人一辈子可能只进一次法院。如果就是这唯一的一次接触,他受到不公正对待,心中就会永远留下一个伤痕。伤害了一个当事人就增加了一个不相信法律的人;而维护了一个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就增加了人们对法律的一份信仰、对社会的一份信心。”孙红祥是这样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到基层法庭上班的13年中,孙红祥不停的摸索总结,办案时,坚持用一颗公正的心对待案件;接待时,坚持用一个善良的心对待当事人。我们所处的社会是一个人情社会,特别是在基层农村,很多当事人都有讨好法官的心理,并期望以此得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结果,所以在孙红祥的办公桌前,送烟酒、请吃饭的场景经常发生。

有一次,付店镇的一位老大爷因他的儿子不尽赡养义务,便到法庭起诉,在孙红祥的办公桌前,他从口袋里颤巍巍地掏出一盒10块钱的烟往孙红祥手里塞,孙红祥赶忙推过烟,语重心长的说:“大爷!我是个当过兵的人,是有纪律要求的。赶紧收起来,这一盒烟能顶家里几个月的盐钱了,可不要花这冤枉钱。你放心,我们法庭会秉公办案的。”后来,孙红祥多次电话预约这位大爷的孩子进行劝导教育,同时也不间断的做老大爷的思想工作,安慰他的心情,经过孙红祥艰辛的调解工作,这起赡养纠纷终于得以圆满解决。此后,这位老大爷逢人就说:“咱上店法庭的法官们可真是清官啊!”时间长了,孙红祥清廉的名气已经传开,也再没有人来他面前“以身试法”了。工作13年来,孙红祥真正做到了“不吃当事人一顿饭,不吸当事人一根烟”。

孙红祥所在的上店法庭,管辖汝阳县西南部的2个镇、2个乡,辖区人口大约11万。这四个乡镇均处于深山区,自然村庄遍布在沟壑山岭之中,交通十分不便、文化相对落后、当事人外出务工较多,诉讼费时费力,送达传票、调取证据也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2004年,为了调解一起案件,孙红祥与同事们乘坐一辆吉普车前往当事人的居住地——靳村乡的一个偏远小山村。由于山高路远、路况极差,车在一个离悬崖边不远的地方侧翻,幸好被一棵大树阻拦,才未造成重大伤害。惊魂未定的孙红祥和同事们从车里爬出来,每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带着伤。大家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吓惊呆了,没人说话,这时候平日不吭不响的孙红祥打破了宁静,他说:“大家的伤都咋样?要是还能坚持,咱就走着去吧,当事人都还在家里等着呢!”就这样,一群还没有从刚才惊险的事故中走出的“伤员”,忍着伤痛徒步到达当事人的家中,当事人感动的留下了泪水,这起案件很快得以和解结案。

如今,孙红祥已在上店法庭扎根工作13年了。13年,4600多个日日夜夜,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岁月无声的流逝,孙红祥挺拔的身躯已有几分佝偻,脸上也被岁月之铧刻出痕迹,但是孙红祥用自己躬下的身子托起了民众对法院、法官的信任,树立了老百姓心中公平公正的典范。

“我是一名法院工作人员,手上端的是人民的饭碗,老百姓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只要社会需要,只要老百姓有需求,我宁愿继续在这个岗位上奉献自己,发出光辉。我无怨无悔。”孙红祥这样说。

责任编辑:袁怡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ry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